黄祖平--骑马和感觉

La Baule International Show Jumping of France

骑术是一门感觉艺术,感觉是人马之间最根本的联系。感觉是摸不到,称量不出,又实际存在的。行家可以从马的运动中“读”出骑手运用的那些感觉,感觉是可以“品”,可以“回味”的。常年累月的训练,好骑手们在技术和知识上大致可以接近,但感觉上的差异,拉开了骑术水平的高下。

感觉是骑术的根本,骑马就是骑感觉,练马的核心就是练感觉。超级骑手把他们的感觉教给马,使马一步步成为成熟马,好马,顶级马;普通骑手自身感觉不够,他们练不出来顶级马,要体会顶级马只能用钱去买,买来时间长了,自己的感觉不够强,那么马的感觉也会逐渐丢掉,甚至染上坏的感觉,于是请好骑手来给马恢复感觉,马被破坏的严重,感觉恢复不进去了,就只有再买马,用钱买回感觉。现代技术足够发达,但在骑术这个行业,电脑和机器就是替代不了骑手,感觉的教授还是靠人,靠好骑手。所以,骑手的一生是在追求感觉,感觉是保值的。

德国骑手崇尚感觉,他们说感觉是天生的,是可以意会,难以言传的,是很难“教”的。比如马库斯-埃宁*,他骑出的每一匹马,甚至四五岁的年轻马,外行人也会被那种美所震慑。但他的感觉,他的学生们做不出来,朝夕相处的弟弟约翰尼斯也学不出来。所以,碰到某些骑术现象的时候,德国教练总有万能答案:这个属于感觉方面的事,语言无法表达清楚。

我以为,感觉要靠“悟”,悟不到,悟不出时,旁人可以启发,关键是准确的比喻,先让人“神会”,再有这么一匹有感觉的马,并要在这匹马出感觉的那个时候,让人骑上去,那感觉一下就抓住了。感觉一旦拥有,就属于自己了。但这只是一种或几种感觉,骑马的感觉是一层层的,上了一层又看见更高一层。比如埃宁的感觉之丰富,多数骑马人穷其一生不能阅尽。

青少年多是在马背上学的感觉,他们身体协调,由感性直接抓感觉;成年人在这方面另有优势,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处世道理都是比喻的载体,他们在马下就可以练感觉;女人最有优势,女人走第六感觉,所以常见女骑手以“不合理“的骑法,击败功力强大的男骑手。但这类骑法难以“读”懂, “品”起来也是怪怪的。所以即使是最好的女骑手们,也都没有什么学生。

中国人骑马的感觉肯定是占优的,因为武术、气功直至书法、诗词等等传统文化,本身和骑术有着直接的关系。生于此地,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待功夫练到火候,悟性带出感觉。

感觉须通过训练予以强化,强化的实质就是感觉的传递。传递首先要准确,马要准确明白骑手的感觉,在高级竞技上,感觉的传递要近乎绝对的准确,才有人马的安全;要强化传递的速度,马要在瞬间领会骑手的意图,这是完成复杂路线的前提。“恺撒”**常说:“必须练到这个状态,我一动念,他(马)就反应”。优秀的跳栏马有着强烈的向前欲望,在赛场上骑手要适时发出“稳一点”,“紧一些”的感觉,高手的这种感觉可以使马的跑步态势瞬间由极限的向前转入沉稳坚定的向前,转换是不破坏节奏的,愈是高手愈是无极变速般的,但最重要的仍然是保持向前,坚定的向前。向前是为这一运动最高的战斗原则—-超越,所必须的前备;最好的马,也会在奇形怪色的障碍前胆怯,那是路线师的精心预设,此时,惟有感觉,瞬间发出的强大的向前的感觉,裹协着超越一切铜墙铁壁的奋勇之感觉,使马立时回复自信,坚决的完成超越。


感觉是双向传递的,马在瞬间即知道骑手。所以当一个弱的骑手,面对超出能力的障碍,心中的“虚”感,对马的不信任感,往往造成超越失败。特别是业余骑手,在初级阶段,这种不良感觉必须尽最大努力予以避免,因为这种恶感,会存留于骑手记忆中,今后跳大障碍时会复发,其次它存留于马的记忆中。当多次发生这种事故时,马的头脑就“虚”了,其危害程度远远大于肢体的病患,往往导致马的运动生命的报废。所以,骑术学习,当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在这个方面,任何的急功近利甚至拔苗助长都是害人又害马。归根到底,马是神赐,他不趋于社会的功利价值。马凭感觉,人先自正,方能御马。

感觉是骑术的高层面,但还需要时间的砺练,需要功夫的扶助。真正的骑手,以信念追求其中,这是他们的生命。当这些因素汇集一身时,产生一个骑手的精神,精神超越感觉,精神统领着感觉,精神才是最强大的力量。我亲眼看到,在最重要的比赛上,顶级骑手们并不能发挥出全部感觉,但他们能将精神发挥到极致,他们在绝地中仍能聚住的是精神,精神给马奋勇。精神是人马籍以克服难以逾越的困难,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骑术学习,当从感觉入手,进入精神,中国人的骨子里,是聚着这个精神的。

* 马库斯-埃宁——Marcus EHNING。奥运冠军,世界冠军。

** “恺撒”—–德国最著名教练Heinrich-Wilhelm Johannsmann的绰号。

*** 文章来源及更多内容请参见:

http://www.chinahorse.org/html/4306.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62a5d0100p3pl.html

http://www.horsing.org/article-524-1.html

http://baike.baidu.com/view/1753751.htm

障碍骑术常见问题及应对方法(三)

如果在骑乘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寻求教练或马友们的建议或指导加以解决。很多时候通过纪实拍照或视频纪录的方式可以更好的分析问题点。通常教练会将问题分为“骑手问题”和“马匹问题”两类。但解决的要领还是在于骑手。

骑手问题

 三、咄咄逼“马”

你是一个逼马逼的很紧的骑手吗?喜欢和马较劲的骑手通常无法静下心来骑马,总觉得需要做点什么才能让马听话。要想骑好马,就得先让心静下来,一步一步达到想要的骑术境界。

和马较劲只会让马慌乱、分神,甚至惊吓到敏感的马匹,更会助长迟钝的马匹忽略骑手微小的动作。因此越和马较劲,越难骑好马。

原因

1.有经验的骑手会和马较劲是因为他们在骑乘问题马匹,这些马匹是之前被错误地调教成逃避或忽略骑手指令的问题马匹。这类骑手在骑乘时为了得到顽固或踌躇马匹的快速反应,容易采取咄咄逼“马”的手段。

2.新手也会容易养成和马较劲的习惯。这是因为在刚开始训练时他们接触的就是呆顿或乖戾的训练用马。新手容易形成的意识是:为了让每匹马能够跑起来就必须不断用鞭抽和用刺扎。或者在争夺激烈的赛事上,这些新手见到过有经验的骑手威逼自己的马匹。亦或者新手们的教练反应过激,给他们或马匹施加的压力过大。

对策

无论原因是什么,解决方法是一样的。首先,分析骑手为何骑乘时会如此暴躁。可以通过录制一段视频,请教教练或骑马经验丰富的朋友,让他们帮助指出哪里出现了问题。

其次,通过请教其他教练(这些教练须以其稳健和轻柔训练方法著称),如果这些教练认为骑手的基本功很扎实,可以要求骑乘更灵敏的马匹作为灵敏和精准操控训练。要在平地训练基本功,在达到熟练操控如何正确下达命令并学会适时拍马鼓励为止不要跳跃任何障碍。最好的教练其实就是舞步教练,他们可以帮助障碍骑手学会如何精确操控马匹。

最后,骑手需要骑乘调良好的马匹做跨越障碍练习(有活力、反应快、身强体健的马匹为宜)。最好是将骑手自己的马匹调整到最佳状态后,让马匹渐渐适应骑手稳健轻柔的改良骑乘方式。

*译自莎拉•布兰查德《跃之悦:骑手与马匹的积极训导方法》(Blanchard, Sarah. Jump with Joy: Positive Coaching for Horse and Rider. New Jersey: Wiley Publishing, Inc., 2008.)

障碍骑术常见问题及应对方法(二)

如果在骑乘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寻求教练或马友们的建议或指导加以解决。很多时候通过纪实拍照或视频纪录的方式可以更好的分析问题点。通常教练会将问题分为“骑手问题”和“马匹问题”两类。但解决的要领还是在于骑手。

骑手问题

 二、节拍不一致

在障碍骑术中,节拍不一致是最糟糕的失误。“节拍不一致”意旨在马匹跳跃障碍过程中骑手的骑坐节拍无意间比马匹慢的情形。在此情形中的马匹在逾跃障碍的过程里,骑手或是重重地坐在马背上,或是硬生生地拉着衔铁,即让马匹在跳跃障碍时感到难受,也让骑手失去了跳跃障碍时的乐趣。

在跑步前进过程中,如果骑手仅仅稍微靠后骑坐是不会影响到马匹的正常行进速度的。这种骑坐需要骑手稳拿缰绳,靠后的动作不会干扰马匹的背、臀、腿的力道。如果在每道障碍前骑坐节拍都不一致,骑手重重地坐在马背上,并且生拉硬拽缰绳的方法将会助长马匹拒跳的习惯。如果在跳跃过程中,骑手硬坐鞍上,此时马匹的腰背无法形成拱状(Bascule),因此马匹后肢会很容易打杆。

在逾越障碍的过程中,骑手需平衡骑乘,稳拿稳坐,灵活善用手和臂,信任马匹顺势跳跃。如果任何一个节拍被打乱,那么就会出现问题。

原因

1.节奏不稳。往往是腿脚位置不正确或不稳定而造成骑手在马背上的节拍跟不上。如果骑手在骑坐时不稳,那么在骑乘过程中马蹬上的脚会容易靠前,缰绳容易被拉紧。

2.缺乏自信。缺乏自信亦会使骑手在临近障碍时身体僵硬、紧绷、抗拒。原因在于骑手很可能是不敢顺势骑乘,内心抗拒跳跃障碍。

3.缺乏技巧,收放不自如。骑手在骑乘过程中腿部保持平衡到位,然而并未能完全掌握手臂在紧握缰绳时须与马的头颈动作保持惯性且顺势运动(惯顺牵骑)的要领。因而相对于马匹而言骑手的节拍依然混乱。

4.体态僵硬,柔韧缺失。年龄较大的骑手容易发现自身条件(如:肩、肘、胯、膝)已不如年轻时那么灵活。

5.教练坚持要求骑手“脚跟向下”。骑手在骑乘过程中容易向前蹬腿以确保脚跟压低。如此一来,骑手的脚蹬偏离了重心轴而靠前,骑手的双腿无法给予支撑。

对策

要改善平衡和小腿姿势,就需要练习在平地脱离马蹬训练轻快步、两点式骑乘、以及三点式骑乘。可以使用打圈绳练习不用缰绳和马蹬从轻快步到两点式的骑乘训练。

为了掌握“惯顺牵骑”的要领,通过长距离练习多个地杆(ground rail)和交叉杆(cross rail)障碍。使用项圈革(jumping strap)可以辅助骑手的双手维持前伸的姿势,并且可以减少骑手拉拽衔铁的习惯。

自信心需要和平衡感一同建立。但是切忌不要为了建立自信而过早尝试跳跃过高的障碍。不断练习快步穿越桥杆(cavalletti)和交叉杆,直到骑手确信可以越过更高的障碍为止。安全简单是每次训练的根本。

身体僵硬和柔韧性差的问题需要通过体育医生设计一套体态训练和理疗手段增强骑手各关节的柔韧度和坚实度。在每项骑术中,髋关节的灵活性尤为重要。

如果马匹抗拒或拖沓骑手的缰绳控制,那么可以暂时换上无衔笼头(hackamore)或无衔水勒(bitless briddle)培养马匹对骑手缰绳指令的灵敏度。

*译自莎拉•布兰查德《跃之悦:骑手与马匹的积极训导方法》(Blanchard, Sarah. Jump with Joy: Positive Coaching for Horse and Rider. New Jersey: Wiley Publishing, Inc., 2008.)

障碍骑术常见问题及应对方法(一)

如果在骑乘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寻求教练或马友们的建议或指导加以解决。很多时候通过纪实拍照或视频纪录的方式可以更好的分析问题点。通常教练会将问题分为“骑手问题”和“马匹问题”两类。但解决的要领还是在于骑手。

骑手问题

一、骤降、急落、或猛跃

通常骑手认为在每道障碍骤降或急落是在帮助马匹。然而当马匹在半空中时,骑手做出俯降的动作或指令则会干扰马匹的注意力,同时也会打乱马匹的平衡。因为马匹为回应骑手的指令或动作而需要快速改变自身的重心。其结果是马匹会养成变换不定或自我保护的习惯。比如:马匹在跳跃轨迹未成抛物线前就突然下落,或通过不断扭动头颈调整平衡,抑或落地时有俯冲的冲动等。这些行为会加速破坏马匹的平衡感。有些耐性较强的马匹可能会通过自我调节适应骑手在半空中突然做出的动作,由于骑手在马背上不平衡,因此这些马匹同样容易在半空中发生肩部耸坠或打杆的失误。

原因

1.骑手在无经验、踌躇、或懒惰的马背上养成了在接近障碍时靠后骑坐的习惯。这种骑坐方式是骑手通过小腿用劲的方式催促马匹向障碍迎刃而上,但恰恰在跳跃障碍时会有猛跃,甚至在起跳后骑手会为了迅速做出跟身(辅助起身动作)而猛然向前倾。

2.初学骑手为了不拖沓,也会感到他们需要迎合跳跃而需猛然起身向前倾。但恰恰骑手应该是闭合髋关节保持骑姿,在马匹跳跃时顺势做出跟身(辅助起身动作)。这样的跳跃称为“辅助马匹跳跃”(jumping for the horse)。

3.当骑手开始逾跃较高的障碍时,骑手容易因为高度而感到紧张,于是会用身体贴紧马颈并将视线转到着落点。

4.如果马匹距离较高的单横木的起跳点过近,并且起跳时的角度过于垂直,那么骑手除了将身体贴紧马颈之外别无选择。

对策

由于马匹助跑时不够有劲,造成骑手在马镫上的双脚偏离重心支撑点而靠后,因而迫使骑手在接近起跳点时需要夹紧或猛刺,而这种方式会导致骑手在跳跃障碍时向前猛倾。

首先,回到平地训练。训练用小腿轻压马腹使其前进,并以此让马匹形成条件反射。重心保持在脚跟,用小腿轻压的方式对马匹发出”前进“的指示,但注意不要用后跟紧扣马腹。与其使用后跟紧扣或猛蹬,可以使用一根木棍置于骑手的腿后方,用其在骑手下达前行的指令时点触或轻拍马腹,使马匹接受指令。

之后,通过小腿轻压的方式跳跃尽可能多的矮障。在这项训练中,骑手不得使用缰绳(将缰绳打成结,双手向两侧伸展),以此训练骑手在马镫上的平衡感,以及等待在马匹起跳前骑手顺势的髋关节闭合过程。

如果马匹的起跳点屡屡偏近,亦即马匹跳跃障碍时的角度过于垂直而不成抛物线,那么可以将地杆放置在离单横木稍近的距离内,并且之后可以通过练习复合障碍或组合障碍等方式训练马匹正确的起跳距离。可以使用两个或多个双横木组合刺激马匹将起跳点移至合理范围内。

*译自莎拉•布兰查德《跃之悦:骑手与马匹的积极训导方法》(Blanchard, Sarah. Jump with Joy: Positive Coaching for Horse and Rider. New Jersey: Wiley Publishing, Inc., 2008.)

骑手须知:障碍马术用词

最近发现了一本很不错的马术调教用书。书名叫做《跃之悦:骑手与马匹的积极训导方法》(Jump with Joy: Positive Coaching for Horse and Rider)。本书作者莎拉•布兰查德在书中穿插了很多小知识点,在各类调教训练时会遇到的细小问题得到了相应的解释。下面是其开篇部分对一些马术障碍用词的解释:

Bascule(拱状):意即使马匹在跳跃障碍时,脊柱成拱(扇圆)状的(训练)跳跃方式。一匹矫健的马在跳越障碍时会在它的脖颈、后背、腰髋、以及臀腿等部位呈现出清晰可见的拱形(Bascule)。

Cutting down(骤降):此指当马匹从远距离起跳点起跳时,在到达障碍中心点之前(其跳跃轨迹)就已达到最高点,因此在越过这道障碍前它必须开始下降(下落)。马匹收紧前肢还在障碍上方时就必须准备着地。着地时,马匹的位置将明显比起跳时靠近障碍。这种状态也可称为diving(急落)或reaching(俯降)。

Deer-jumping(鹿跃):马匹形同鹿一般一跃而起并四肢着地的方式。此种方式不容乐观,原因在于马匹跳跃障碍的方式由于过于僵硬,因而会影响到落地后的前进节奏与连贯性。同时对于骑手的跟进与控制影响极大,甚至有潜在的危险性。

Drifting(偏移):马匹在跳跃障碍过程中,起跳时与障碍垂直却在落地时向左或向右偏离垂直轨迹的形式。通常表现在急于向下一道障碍冲刺的马匹。也有可能是因为马匹身体条件不佳或有背部酸痛。

Flat(僵直):一匹在跳跃障碍的马,其脖颈和后背不成拱状(Bascule)的形式。僵直跳法对于新骑手而言是一个易掌握的方法。因为这种跳法中惯于僵直越障的马匹其冲刺与弹跳没有矫健灵敏的马匹那么激烈。

Dwelling(踌躇):一匹懒惰的马在起跳点失去了契机并且在需要给力的时候停顿的过程。懒马在空中时也会出现踌躇。踌躇的马匹在每一次跳跃障碍时都错失契机。踌躇反过来就成了Over-jumping(猛跃)。

Fifth leg(赤兔):能发现不好的起跳点并自行加以改正的矫健马匹称为有“第五条腿”的马(赤兔马)。[曾经在国内比赛中见过一匹叫沙特龙的马,在每一次跳跃有难度的障碍时,它的前蹄会有踩几下小碎步的动作,用来调整起跳点距离,真可谓生性机敏。而拥有这种特质的马在英语里被誉为“长了第五条腿”。]

Hanging a leg(别脚):在跳跃障碍时,马匹前或后肢未能完全自然蜷缩的状态。这种状态非常危险,原因在于,跳跃障碍时马的某肢腿很容易被障碍绊住。

Hollow(鱼跃):马匹在跳跃障碍时形成反向的拱形(Bascule),亦即马匹的头尾上扬,腰背下弯,形成鱼跃般的姿势。这种姿势对于初学骑手而言会带来舒适的跳跃感受。然而这种跳跃障碍的姿势会限制马匹的视野,并且相应的马匹前后肢需要过度蜷缩才能避免打杆。

Long spot(远距):马匹在跳跃障碍时,由于其起跳位置比最佳起跳点偏远,因而造成穿越障碍过程中前肢向前伸展的结果。这种跳跃会造成骤降(Cutting down)或者后肢打杆。如果这个起跳距离过远(远距过宽),准备跳跃的这道障碍会变成危险障碍(risky fence险道)。

Loose form(松弛):在跳跃障碍过程中马匹的前后蹄踝未能完全蜷缩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跨越障碍时马匹须跳的较高一些才能完全越过而不打杆。这种状态在一匹经验丰富的优良马需要跳跃高度较低的障碍时常会出现。

Lying on one side(倾斜):在穿越障碍过程中,如果马匹某侧肩膀放低并向一边倾斜时,会造成马匹失去平衡并带有危险性。抢时赛中,为了达到零罚分,由于骑手想在空中调整方向而会造成这种危险性极大的倾斜动作。

Over-facing(挑战):当逼迫一匹马去跳跃其自身级别之上的障碍高度时,是为了测试一匹有潜力的马是否有能力和信心跳过更高的障碍而做出的挑战。但是这种挑战也容易使一些调教中的马匹害怕并产生拒跳,甚至可能会破坏骑手与马匹间建立的信任,造成危险。

Over-jumping(猛跃):当马匹跳跃障碍时是在正确的距离内起跳,然而在落地时却出现比着落点偏远的结果,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马匹在正确的起跳距离内用劲过猛(很多时候在起跳前的最后几步,马匹会有向前冲的势头,在这种状态下完成的跳跃叫做Over-jumping)。在一些调良马匹中这种状况由于马匹过分谨慎(生怕跳不过去)而时常发生。如果在一些有经验的马匹中时常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就是因为马匹出现了紧张。马匹可能会因此而冲撞或失控。

Propping(调整):为了避免前肢冲撞或打杆,马匹在跳跃障碍前的最后一步出现向后拉回的调整状态。这种状态通常是在距离障碍过近并且起跳前最后一步突然收短的情况下出现。优秀的马匹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自行调整步调,收缓后肢力度,创造出平稳安全的起跳前的助跑。

Quick-off-the-ground(爆发):马匹在起跳前,前肢同时迅速登地两下的状态。通常是因为焦急或急躁造成的,因此也会造成猛跃(Over-jumping)的情形。

Risky fence(险道):起跳点过远将会造成危险的跳跃(这时马匹面前的障碍将会变成险道)。在这种情形下,乐观的情况是马匹后肢打杆;糟糕的情形是马匹无法完成跨越并且摔在障碍上。在跨越距离较宽的障碍时这种跳法将会非常危险。此种跳法也可以称作险跃(Space shot)。

Scopey(机敏):在跳跃障碍时,体态成拱形并能自然收放步伐的矫健马匹能够跳跃任何高度的障碍。然而这种机敏的马匹不适合由新手骑乘练习。

Short spot(近距):也称作短距(Tight spot)或深距(Deep spot)。意即起跳点过于靠近障碍。当起跳点过于靠近障碍(近距过窄)时,马匹无法及时收紧前后肢,亦会造成前肢打杆。

Twisting or Flailing(扭曲/撂蹶):当起跳点过近或起跳高度不够时,为了避免打杆,马匹会做出前后肢扭曲或后肢蹬腿(撂蹶子)的状态。

*Blanchard, Sarah. Jump with Joy: Positive Coaching for Horse and Rider. New Jersey: Wiley Publishing, Inc., 2008.

什么是Dressage?

懂马术的人如果突然听到“dressage”一词时第一反应就是:盛装舞步。然而,在一天的训练开始时,常常会听到外籍教练要求骑手先“ride some dressage”。在多次充当教练员助理翻译时,我只需要告诉国内骑手“做舞步”,他们就知道该做什么。然而对于我来说仅仅使用如此充满双重含义的词语来指示骑手却显得尤为笨拙。于是在和外籍教练们经过多次的交流和观察,我终于明白了这个词在两种场景下的不同含义。这两种含义是:比赛用“盛装舞步”;训练用“调教练习”。前者不难理解,而后者又是何物?通过各类资料的汇总得出的结论如下:

调教骑术(dressage riding)是马术术语,指以英式骑乘为基础,骑手驾驭受过调教的马匹,由低到高水平训练的骑术形式。Dressage一词源自法语中的“dresser”,意为“训练”或“准备”。顾名思义,骑手和马匹接受训练后已准备好进行多种马术运动,由基本的步伐到高难度动作,同时也包括像跳跃障碍等特定动作。每种级别的调教骑术着重于人与马之间能够谐调完成整套动作,而这既包括人与马在身体上的协调性,也包含精神上的共鸣度。在由低到高的训练中,马匹须处在放松归顺的状态。而骑手为维持挺直稳健的姿势需要在骑乘时掌控自身及马匹在动作上的平衡、力度、以及节奏。

调教动作从基本的慢步、快步、及跑步开始,延伸到各类精细及难度的动作(如急转急停、左右互换、空中换腿、前后肢旋转、以及跳跃各种难度的障碍等)。调教马匹时是从最基本的骑术开始的,其中有:直线、打圈、绕8字、调整步伐等等。骑手是在不犹豫、不紧张的状态下通过手和缰的动作下达指令。由始至终地进行调教训练的目的是为了马匹的前后肢及躯干达到谐调配合,由此使马匹在动作上拥有持续的连贯性和协调性。

虽然调教骑术是以英式骑乘作为基础,然而在历史上此种骑乘技艺源自于古希腊。在古希腊时期,骑兵们在进行马背实战对抗练习前就开始使用最初级的“调良骑术”预备马匹。在16至17世纪的欧洲,此类训练动作被马背击剑和人马礼仪舞蹈转化成了肢体艺术形式。马术学校中像16世纪末创办的维也纳西式骑术学校至今仍保留了此种艺术形式。到了20世纪,基于调教骑术的动作延展而发的“盛装舞步”便成为了世界马术竞技赛中的主要项目,并由于这项比赛的普及在1912年正式列入了奥林匹克马术比赛项目当中。

至此我已基本解释清楚了“调教骑术(Dressage Riding)”和“盛装舞步(Dressage Competition)”之间的区别和密不可分的联系。欧洲教练们总是会说:“Dressage is the basics of riding.(调教练习是骑术的基础。)”故此,无论您是热爱“盛装舞步”,还是“场地障碍”,或是“三项赛”,在马术的世界里,“调教训练”都依旧是这三大项目的“热身运动”。

马术?我是门外汉!

如果您是一位门外汉,那么在我开始向我的博客里源源不断地引入马术类信息之前,我想先为您介绍一下什么是“马术”。不过我在这个开篇中直接引用了 维基百科Wikipedia® 中现有的定义给您一个初步的认识。也许在您通过更多、更深入的了解马术这项迷人的运动过程中会发现更全面、更精准的定义。

马术是指骑乘、驾驭和训练马翻越障碍等相关技能。马术有着工作、交通的实际用途,也有休闲、娱乐和文化相关的意义,也是近代的一项竞技性体育运动。

马在历史上与人类有非常亲密的关系,是人类的运输和交通工具。马在欧洲有贵族的象征,骑马对欧洲人而言不但是一种艺术:最高极致、结合了骑师与马匹之间的调教,更是一门学问。

在古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术比赛是重要的项目,从当时艺术家所留下来的作品中,可窥见其精彩光华。为表现运动精神及骑士与马的高度了解与合作,一项赛事叫Anabates,骑手需要在其坐骑高速奔驰中跃下,然后与它一同跑到终点。这种高难度技巧与勇气,在公元前五世纪雕塑青年骑士从马跃下的铜像可以看的到。

马车赛是一项古希腊的国家运动,在公元前680年第25届古奥林匹克运动会列为正式项目,最早是由四匹马拉车,之后公元前408年增添两匹马拉车的比赛。现存于罗马的一幅马赛克(Roman Charioteer Mosaics)就表现出四位罗马赛车手及其马匹的风采。

骑师在马背上策马奔驰的比赛早在公元前648年已有,但是并不像马车赛那样受欢迎直至约300年后。在古奥林匹克运动会最早纪录的人骑马赛发生在公元前624年,当时马鞍并未发明,现存于雅典博物馆的一座与实体同等大小的马与骑手铜像最能呈现当时巅峰的希腊艺术,运动与艺术的结合。艺术家借着马在艺术的形象,无论是雕塑或绘画,去表现出不同时代人与马的关系与发展。

现代奥运的马术赛包括盛装舞步赛(dressage)障碍赛(show jumping)及三项赛(eventing),在18到19世纪期间盛装舞步赛与障碍赛先后已是盛行的马术比赛,不过到1912年才列为正式的奥运比赛项目。

1912年,第五届的斯德哥尔摩奥运增加了个人和团体赛马、个人和团体军官式骑术以及盛装舞步个人骑术五个项目。时至今日,奥运的马术项目中包括了三日赛、盛装舞步和障碍赛三个项目,又分为个人和团体赛。*

*摘自 http://zh.wikipedia.org/wiki/马术